经典语录

priest:《镇魂》经典语录/名句

2018-12-09

  《镇魂》小说是晋江大神Priest所著都市灵异耽美文,小说围绕两位主角赵云澜、沈巍前世今生的种种展开,以四圣器为主线描述了人间、鬼界、仙途的互相博弈。

  《镇魂》经典语录/名句

  流年那样无理残忍,稍有踟蹰,它就偷梁换柱,叫人撕心裂肺,再难回头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每个人在为别人做什么的时候,哪怕他再心甘情愿,再默默无声,心里也总会有那么一丝希望,希望有一天对方能看见,我不能免俗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所谓命运,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神叨叨的殊归同途,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东西在暗地里束缚着你,而是某一时刻,你明知道自己有千万种选择,可上天也可入地,却永远只会选择那一条路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我连魂魄都是黑的,唯独心尖上一点点,血还是红的。用它护着你,我愿意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梦不知何时醒、何时灭,纵然天崩地裂,也见不得天日,原来都是青天白日下不敢细想的思量……那是从来无处表白的,那些生不得、死不得、忘不得也记不得的心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,惊鸿一瞥,乱我心曲。巍笔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‘镇魂’究竟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镇生者之魂,安死者之心,赎未亡之罪,轮未竟之回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,想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,不过就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,浑身上下,大概也就只有这几分真心能上秤卖上两斤,你要?拿去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能击垮最坚硬的心的,从来都不是漫长的风刀霜剑,而只是半途中一只突然伸出来的手,或是那句在他耳边温声说出来的:“回家吧。”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“执着有时候是种美德,但是如果太纠结‘长久’,你就容易患得患失,看不清脚下的路;太纠结‘是非’,你就容易钻牛角尖,世界上本来就没有那么多绝对是、或者绝对非的东西;太纠结‘善恶’,你眼里容不得沙子,有时候会自以为是,希望规则按着你的棱角改变,总会失望;太纠结‘生死’,你的视野就小,这一辈子最高只能成为二等层次的人。”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未老已衰之石,未冷已冻之水,未生已死之身,未灼已化之魂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世界上有一种人,不是那种你怎么看怎么好,怎么闭月羞花,怎么非卿不可、就想从此君王不早朝了,而是你觉得,要是你对不起他,你自己简直就不是东西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赵云澜愣了一下,沈巍却笑了,用一种与方才大相径庭的……几乎是平静的口气继续说:“我接住了,你这一辈子,生生死死、死死生生我都再不会松手,哪怕你有一天烦了、厌了、想走了,我也绝对不会放开你,就算勒,也要把你勒死在我怀里。”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生不由己,不如不生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九幽听令,以血为誓,以冷铁为证,借尔三千阴兵,天地人神,皆可杀——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“有一个人,我和他萍水相逢,什么关系也没有,在他心里,我只是个说过两句话的陌生人。

  可我还是想再多看他一眼。”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那人的目光似乎一如往昔,戏谑去了,就只剩下藏得极深极深的温柔,让人吉光片羽的抓住一角,就忍不住溺毙在里面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他觉得自己心里好像有一根弦,被人不轻不重地拨动了一下,并不激烈,余音却能绕梁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旁边写着一行小字,不是现代简体,也不是繁体,甚至不是他熟悉的任何一种字体,见所未见,然而赵云澜却不知为什么,只一眼,就明白了上面写了什么:

 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,惊鸿一瞥,乱我心曲。巍笔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“生死是大事,我记得我上课时跟你们说过,这世界上,只有两件事可以让人为之赴死。一个是为了家国而死,那是为了成全忠孝,一个是为了知己而死,那是为了成全自己,除此以外,哪一种轻生都是懦夫行径,你懂不懂?”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镇生者之魂,安死者之心,赎未亡之罪,轮未竟之回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如果沈巍不如果沈巍骗他、害他、对不起他,他可以选择原谅,也可以选择江湖不见,进退亦是皆有道理。

  可沈巍就像一只蜘蛛,狠狠地把他粘在了一个说不得、骂不得、恨不得、也接受不得的地方。

  原来有一种爱情,是插在心上的刀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人心存污,常忧思而多苦,固怒而生怨,尽可为不可为之事,唯不作恶三字,乃天下大善,可济世镇魂者,无他耳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原来他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人,最后却是被自己亲手推开的。

  原来他机关算尽的要来的同生共死的承诺,最后却是被自己先毁了约。

  “不死不灭不成神”,他果然是天生愚钝,行至末路、生死一瞬的时候,才忽然在那电光石火间明白了。

  沈巍心里不知怎么的,反而骤然一松,忽然有种“自己能配得上他了”的感觉,然而……

  可惜不能再见了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十万丈幽冥全都压在身上,他流不出眼泪,可疼到了极致,大概就只好流血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只要他还要我,我必定死生不负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“我确实是第一眼见到你,就三魂去了七魄,从此再也忘不了了。”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我别的东西也有,只是你可能大多看不上,只有这一点真心……你要是不接着,那就算了吧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期冀就如同一根吊命的蛛丝。他因这人而生,又因这人而一路走到今天。然而能击垮最坚硬的心的,从来都不是漫长的风刀霜剑,而只是半途中一只突然伸出来的手,或是那句在他耳边温声说出来的:“回家吧。”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赵云澜侧身在床上躺下,轻轻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,这时,他低低地说:“我别的东西也有,只是你可能大多都看不上,只有这一点真心……你要是不接着,那就算了吧。”

  这句话像是一块石头狠狠地砸在了沈巍心上,他想起不知多久以前,有一个人也是在他耳边,也是这样似乎漫不经心地叹了口气,难得地沉下了声音,一字一顿地说:“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,想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,不过就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,浑身上下,大概也就只有这几分真心能上秤卖上两斤,你要?拿去。”

  一如往昔,历历在目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我找了你一万年,希望你还记得,我们有约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苍山被雪,明烛天南。

——姚鼐《登泰山记》

  “我要颛顼之民殉我清白一片的洪荒大地,我要天地再不相连,化外莫须有的神明再难以窥探,我要天路断绝,世间万物如同伏羲八卦一般阴阳相生,自成一体,我要没有人能再摆布我的命运,没有人能评断我的功过,我要把大不敬之地处枯死的神木削成笔,每个生灵自己写自己的功过是非——我要把这一切肃清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大概有的时候,人走到了某个进退维谷的地方时,就会希望时间就在那一刹那停止,让他可以不用往前,也不用回头,只是自欺欺人地停在那里就行了。然而世界上所有的表针都在不停地走着——时间不可能为任何一个人停下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打败你的,永远不是高山,而是你鞋里的那颗沙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然而是快乐也好,是愤怒也好,最后沉寂下来,都成了越发难忍的落寞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沈巍看着他,极轻极轻地笑了一下:"我连魂魄都是黑的,唯独心尖上一点干干净净地放着你,血还是红的,用它护着你,我愿意。"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怨不得古人说:生者可以死,死可以生。生而不可与死,死而不可复生者,皆非情之至也。神魂颠倒,哪里还记得今夕何夕?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一约既定,万山无阻,我答应你的,为了天下苍生,为了海星和平,即便永世负重逆行,吾往矣。

——《镇魂》

  “我只这么一说,你就相信吗?”“只要你说,我就信。”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当一个男人从另一个人身上看见的不是腰细腿长屁股翘,而是一种近乎对家的平静的渴望时,那就绝不是欢场上的色欲熏心了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“轮回晷,轮回晷,三生石上转三遍,你半生来我半世,不求同生求同死。”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“我说人这一生,只为了两件事,值得自己赴死,为天下家国成全忠孝道义,为知己成全自己——自古有轻生酬知己,我既然肯为了你死,当然也肯为你活着,我求仁得仁。你一直也没掉过眼泪,别为了我哭。” ​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不死不灭不成神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若得某人为妻,必铸金屋以藏之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为什么朝生暮死的蝼蚁尚且能在阳光雨露下出双入对,风餐露宿的鸟雀尚且能在树枝间找到个栖身之地,天地之间,他生而无双,却偏偏没有尺寸之地是留给他的?每个人都怕他、卑躬屈膝地算计他,甚至处心积虑地想要他死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有些人就是天生五行缺德,身上每个毛孔都渗透出咄咄逼人的小恶毒,没一处致命,但是没一处不咬人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新陈交替,失去的永远失去,过去的再不重来,转过一刻,就只能回望不能倒回,而转过一轮,就连回头也不知道要看向哪里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“我既然肯为了你死,当然也肯为你活着,我求仁得仁。你一直也没掉过眼泪,别为了我哭。”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命运有时候之所以无从反驳,是因为它悄无声息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背对着他的沈巍在他看不见的地方,忽然笑了起来,仿佛听见了世界上最缱绻动听的情话,连显得有些阴郁的眼神都温柔得要化开了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斩魂使?斩魂使怎么了?我看上了就是我的,其他都给老子完蛋去!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沈巍用一种很轻、但几乎一字一顿的声音说:“只要他还要我,我必定死生不负。”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沈巍试探着伸出手,见赵云澜没躲开,终于一点一点地凑过去抱住他,他似乎有千万条理由,却一个也说不出口,甚至连提也不想提,只是第三次在赵云澜耳边说:“对不起,我错了。”

  好像无论他有多痛苦,都可以秘而不宣地一笔带过,都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、理所当然地认错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赵云澜忍不住弯下腰,仔细打量了一下镇魂灯,只见底座上端端正正地刻着四个字——“至死方生”。

  道尽了轮回的真谛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不是衣香鬓影,有时就显不出形单影只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斩魂使总是显得那么平静、谦和,用某种极致的克制,将他身上固有的暴虐气压制得死死的,一丝也不露。

  极致的克制,有时候也是为了追求极致的自由,如果一个人千百年来,连本性都可以这样毫不留情地压制,他一方面活得痛苦,另一方面,也一定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“下弦月,野坟头,鬼火引路怨魂愁,穿林风,吹骨笛,狐批人皮魍魉戏。老汉与你掐指算,请君与我侧耳听,生人人头换纹银,美人整皮换黄金,百日儿尸油两三斤,换尔荣华富贵享半世,若将三魂七魄捧,保你尘归尘来土归土,一世屠夫浮屠功。”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人么,痛苦的时候要多想一点,免得重蹈覆辙,快乐的时候就要少想一点,省得思前想后败了兴,要是今天地球忽然歇菜了,活着的人全都变鬼了,你临闭眼之前发现自己都还没随心所欲一回,得有多窝囊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世界上,究竟有没有一个地方,那里人人皆是自由,人人生而平等呢?有,死亡面前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“与你在一起的日子,让我朝生暮死,我都是乐意的。”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第一缕天光方才刺破乌云,原来是天亮了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为功德而积善,为报应而避恶,功德既生,则本心已死,纯善已死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赵云澜开始总是忍不住把别人和沈巍比较,结果越比较越是索然无味——他们谁也没有那样浓重到值得细品的书卷气,谁也没有那样眉目如画的模样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这个世间呀,山海相连,巍巍高山,延绵不绝,就像是人生啊负重前行,永无停歇之日,要不然你就叫做,沈巍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“总有一些事,是你会无能为力的,要么变得强到有能力解决一切,要么忘干净吧,惦记那些没用的东西不好,占内存。”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“要人还是要鬼,你得选一个。要人间还是要鬼道,你得选一个。要天地还是要幽冥,你得选一个。”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因为世界上或许唯一一个爱她的人已经不在了,从此没人会在意她喜怒哀乐,没人会一直地殷殷注视着她的背影,一边留恋,又一边希望她能走远一些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他一生杀伐决断,从未曾这样优柔,想来……大概是因为没遇那个真正一喜一怒都牵着他一根心弦的人而已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斩魂使剥落了他一层人鬼同惧的黑袍,里面的人却是这样干净柔软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我接住了,你这一辈子,生生死死、死死生生我都再不会松手,哪怕你有一天烦了、厌了、想走了,我也绝对不会放开你,就算勒,也要把你勒死在我怀里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“我就是想我当了小半辈子的情圣,末了被你的五指山压住了,沈巍同志,你本事真大。”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在这个世界上,难道只有不够强大、又足够蒙昧,才能短暂而愚蠢地活下去么?

  朝菌不知晦朔,蟪蛄不知春秋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“这个管用,我不害你。”“你不害我,你往死里折腾我。”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如果“死”是混沌,那“生”就是不断地挣扎吧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判官心里一时有些不是滋味,他难以理解那样死生一掷的豪情,难以想象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飞蛾扑火,更加难以企及他们开天辟地、无所畏惧的大荒往昔。

——《镇魂》

  沈教授说,偷来的命虽然短暂,但承诺却是可以千万年不变的。

  赵处说这种关系叫守护,它比爱情更热烈,比亲情更伟大。

——《镇魂》

  总有那么个混蛋,就算拿着杆子把天捅出个窟窿,他也是不忍过于苛责的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有的时候,感情这种东西就像一块脆弱的玻璃,无论是哪一种感情,摔了就再也粘不住了,哪怕早就不在意……甚至是原谅了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亘古以来,斩魂使是唯一一个以污秽之身出神入圣的奇葩,没有一颗坚如铁石的心是不可能的,赵云澜毫不怀疑,斩魂使……沈巍这样的人,哪怕有一天粉身碎骨,落到泥沼里,也必然是无比尊贵、叫人不敢亵渎的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那人什么也不知道,什么也不记得……人过奈何桥,饮忘川水,过三善三恶的进轮回门,灵魂给洗涤得赤条条空荡荡,又能记得什么?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有一种朋友,不需要怎么促膝长谈,怎么牵肠挂肚。但你就是知道最关键的时候他一定会守住你的背后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春花、秋月、夏日、冬雪,纵然时间山南水北,你我人山人海。你在,所以我等。

——《镇魂》

  我有时候其实都想不出他是怎么忍受我的,你大概也想不出他是怎么对我好的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我连魂魄都是黑的,心尖上唯一一点干干净净放着你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他因这人而生,又因这人而一路走到今天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赵云澜微微睁开眼,黑成一片的车里仿佛只有沈巍的眼睛里有光,明亮得恰到好处,既不黯淡,又不灼人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不拘小节和缺心眼是两回事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沈巍是把他放在心上的,赵云澜感觉得到,他这一辈子,除了他的父母,其他人要么对他有所求,要么就是依赖着他,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把他放在心上过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欲得光明,先尊黑夜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那人就像个名贵的青花瓶,哪怕不能长长久久地霸占,放在家里摆几天也是好的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即使披着一张羊皮――还是会脸红的羊皮,也无法改变他是条狼的本质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期冀就如同一根吊命的蛛丝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人么,痛苦的时候要多想一点,免得重蹈覆辙,快乐的时候就要少想一点,省得思前想后败了兴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百世如一日地做同一种人,做同一种事,维持镇魂灯一直在烧,难道比造人的功德小?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人这一辈子,有四件事不能太执着,一是长久,二是是非,三是善恶,四是生死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别人要委屈你,难道你自己也要委屈自己?那人活着还有什么乐趣?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我讨厌一切圆的东西,生生死死,没完没了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“自杀其实是一种不折不扣的死于非命。”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我觉得你既然做了,就没必要想对还是错,你与其用这些东西折磨自己,不如想想以后怎么办,你说呢?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这个谎九真一假,却说得他几乎心力交瘁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在这个世上,两个人可能离得很近却一直没有见过对方,但是说不定从那天开始,两个人就天天碰面,命运这个东西,本身就是不可言说的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有些谎言是故意的,有些是不故意的,前者是欺骗别人,后者是欺骗自己……无论是怎么样,都是很可悲的。

——priest《镇魂》

  priest:《镇魂》在线阅读

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

经典语录大全

栏目导航

亚洲城娱乐_ca88亚洲城娱乐|亚洲城官网  经典语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