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语录

怀念|杨绛《我们仨》经典语录

2018-12-12

  杨绛,1911年7月17日生于北京,本名杨季康,江苏无锡人,中国著名女作家、文学翻译家和外国文学研究家、钱锺书夫人。杨绛通晓英语、法语、西班牙语,由她翻译的《唐·吉诃德》被公认为最优秀的翻译佳作,到2014年已累计发行70多万册;她早年创作的剧本《称心如意》,被搬上舞台长达六十多年,2014年还在公演;杨绛93岁出版散文随笔《我们仨》,风靡海内外,再版达一百多万册,96岁成出版哲理散文集《走到人生边上》,102岁出版250万字的《杨绛文集》八卷。杨绛先生于2016年5月25日凌晨在北京逝世,终年105岁。

  杨绛先生《我们仨》经典语录欣赏

  我爱读诗,中文诗,西文诗都喜欢,也喜欢和他一起谈诗论诗。我们常常一同背诗。我们发现,我们如果把某一字忘了,左凑右凑凑不上,那个字准是全诗最欠妥贴的字,妥贴的字有黏性,忘不了。

  每晨一大茶瓯的牛奶红茶成了他毕生戒不掉的嗜好。后来国内买不到印度`立普登'茶叶了,我们用三种上好的红茶叶掺和在一起替代:滇红取其香,湖红取苦,祁红取其色。

  人间没有单纯的快乐。快乐总夹带着烦恼和忧虑。人间也没有永远。

  从今以后,咱们只有死别,不再生离。

  人世间不会有小说 或童话故事那样的结局:"从此,他们永远快快活活地一起过日子。" 人间没有单纯的快乐。快乐总夹带着烦恼和忧虑。人间也没有永远。我们一生坎坷,暮年才有了一个可以安顿的居处。但老病相催,我们在人生 道路上已走到尽头了。

  我们一生坎坷,到了暮年才有一个安定的居所,但是老病相催,我们已经到了生命的尽

  现在我们三个失散了。往者不可留,逝者不可追,剩下的这个我,再也找不到他们了。我只能把我们一同生活 的岁月,重温一遍,和他们再聚聚。

  我们三人又相聚了。不用说话,都觉得心上舒坦。

  世间好物不坚牢,彩云易散琉璃脆。

  我们这个家,很朴素很单纯。我们与世无求,与人无争,只求相聚在一起,相守在一起,各自做力所能及的事。碰到困难,钟书总和我一同承当,困难就不复困难;还有个阿瑗相伴相助,不论什么苦涩艰辛的事,都能变得甜润。我们稍有一点快乐,也会变得非常快乐。

  其实人间也没有永远。我们一生坎坷,暮年才有了一个可以安顿的居处。但老病相催,我们在人生道路上已走到尽头了。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作"我们家"的寓所,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。家在哪里,我不知道。我还在寻觅归途。

  我们三人一起,总有无穷的趣味。

  我要问!我爱的好好的突然被判了死刑我为什么不能问 老舍的《离婚》用另一角度来看婚姻。此幸福,彼幸福。

  我曾做过一个小梦,怪他一声不响地忽然走了。他现在故意慢慢儿走,让我一程一程送,尽量多聚聚,把一个小梦拉成一个万里长梦。这我愿意。送一程,说一声再见,又能见到一面。离别拉得长,是增加痛苦还是减少痛苦呢?我算不清。但是我陪他走的愈远,愈怕从此不见。

  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,到最后才发现:人生最曼妙的风景,竞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;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,到最后才知道:世界是自己的,与他人毫无关系。一个平和而恬淡的学者家庭,一个简单而丰富的人生长梦:相守相助,相聚相失。我一个人思念:我们仨。

  人间不会有单纯的快乐。快乐总夹带着烦恼和忧虑。人间也没有永远。....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作"我们家"的寓所,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。家在哪里,我不知道。我还在寻觅归途。

  钟书与世无 争,还不免遭人忌恨,我很忧虑。 钟书安慰我说:"不要愁,他也未 必能随心。

  这是一个"万里长梦"。梦境历历如真,醒来还如在梦中。但梦毕竟是梦,彻头彻尾完全是梦。

  我们年轻不谙世故,但是最谙世故、最会做人的同样也遭非议。钟书和我就以此自解。

  杨绛:《我们仨》在线阅读

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

经典语录大全

栏目导航

亚洲城娱乐_ca88亚洲城娱乐|亚洲城官网  经典语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