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语录

烟雨江南:《永夜君王》经典语录

2019-01-14

《永夜君王》,这是由网络超人气玄幻小说作家烟雨江南,于2014年3月1日在纵横中文网连载发行的小说, 千夜自困苦中崛起,在背叛中坠落。自此一个人,一把枪,行在永夜与黎明之间,却走出一段传奇。 若永夜注定是他的命运,那他也要成为主宰的王。

奇幻传奇剧《永夜君王》是悦凯娱乐、优酷视频、耀客传媒、响巢国际联合出品,由张黎监制的。

《永夜君王》改编自烟雨江南的同名网络小说,讲述了生活在大陆最低层飞艇坟场的千夜偶然间原力觉醒,与夜瞳克服种族相争等障碍,携手好友肩负起了保卫黎明部落,维护中立之地的重任。

烟雨江南:《永夜君王》经典语录

记忆真是一种奇怪的东西,有时候会涤荡所有的苦难,只留下温情,有时候却磨灭掉曾有的欢乐,唯剩下苍白和丑陋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冷静!冷静!只在需要的时候愤怒,然后把所有的怒火用更冷静的方法表达出来!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谁将新樽盛旧月,那时浮华染流年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“千夜,你有没有想过今后的路怎么走?”

“如果只有一条路,那就往前走,如果有几条路,那就选一条往前走。”

“怎么选呢?”

“通往结果的那条。”

“如果分不出哪个才是想要的呢?”

“最靠近脚边的那条。”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无知不是任性的理由,无辜也不是肆行的借口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人生百态皆世间,歌尽年少行不欢。

谁将新樽乘旧月,那时浮华染流年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在遥远星辰照耀下的偌大世界,如此众多的大陆,数以亿万的生灵,两个人放在其中,比大海里的两粒细砂还要不起眼。在这漆黑的海中,两粒随波逐流的砂,一旦分开,就不知道要多久才会再见。

也许分别,就是永远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野心这种东西,只要你坐在这个位置上,就算你自己不想,周围的人也会逼着你有的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少年时代的岁月,即使拥有相同的过去,记忆最深的细节也会出现趣味性差异,那就是属于每个人的,不会重复的时光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胜利,从来都是建筑在牺牲之上。

无论黎明还是永夜,任何一位大人物的煊赫声名,都是以白骨为基石,以鲜血做粉饰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再卑微再渺小的人都有一段独立的人生,在那里他就是主角,死亡,意味着一个世界的崩塌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原本被忽略的人有崛起之势时,必然会经历打击和压制,那是因为人们真切地意识到了威胁。而当他一飞冲天,再无可掣肘,大部分人都会选择俯首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该记得的总会记得,会被遗忘的在墓碑上刻多少字都没有用。

——《永夜君王》

众生繁芜,而大道至简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拾荒者循着传闻而来,梦想着好运会特别落到自己头上。只是现实永远很残酷,好运不常有,危险却是永恒的主题。

每年死在黑沼里的拾荒者数以千计,真正能够发财的不过寥寥数个。可就是这数个幸运儿的事迹被广泛传颂,反复说得多了,人们也就把这几个幸运儿的事当成了普通规律。至于那死去的数千人,则被贪婪之心彻底遗忘。

黑泥镇外的坟场就是无声的见证,里面埋葬着能够找到的尸体,可大多数死于黑沼的拾荒者,都是尸骨无存。

人们在对待幸运的态度上,总如被蒙蔽了眼睛的恋人,只追求浓烈一刻的欢乐,而不去想长久保持的代价。说起来,好像掺杂了多种因素的感情就不纯粹,然而没有担当和责任的感情难道就是对的吗?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每一份想念都是一份牵挂,每一份寂寞都是在期待重逢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黎明和永夜之间的距离,是整个世界。

——《永夜君王》

高门嫡女生来富贵,光鲜生活背后也有相应责任,联姻就是其中之一,那是家族给予她们的任务。就以婚约为例,争到了就进入新的生活,有新的权利和义务,从此海阔天空,争不到又要从头来过。

什么两情相悦,不计出身地位,甘愿委身寒门,那都是话本和歌剧中才会出现的情节。她们就算不为自己,也要为家族,为将来的子女去争个出身。

即使真的遇见喜欢到不顾一切的人,甘心舍弃所有,那也不是安于清贫就能够了事的。高门世族绝不会容忍这种挑战宗法,败坏门风的行为存在。不光小姐们会被禁于深宅冷院,那些敢和她们暗通款曲的穷小子更会被追责,甚至是追杀。

这就是生而享有一切的代价,权利和义务从来都是对等的。想要跳出这个桎梏,只有一个办法,那就是足够强,强到可以挣脱出身的束缚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人心是最多变的土壤,只要埋下一颗小小种子,就有机会长成参天大树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宋子宁叹了口气,轻声道:“天不会亡人,人都是自取灭亡。”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恨天不容情,人力有时而穷,徒呼奈何!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只要长得够好,做什么都好看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晨曦载耀,旦出启明,万物煌煌。

霞光初曦,启明星动,正是晨曦启明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“以前是我想错了,我曾经希望她不要改变,一直如此随心所欲,肆意张扬,永远能够保有本心。但是如果不能掌握最高的权力,无论是什么样的愿望都只会是奢望而已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底层大陆的人,没有过去和未来,他们只活在当前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牺牲不仅仅是阵亡,还包括改变。一些人牺牲了时间,一些人牺牲了生活,另外一些人则牺牲了命运。他们的一生都因为战争而改变。就象这座城市,看上去很是欢乐繁荣,可是若你一直坐在这里,当时间一天天过去后,就会发现老面孔会少很多,又会增加许多新面孔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再伟大的天才,如果变成了尸体,那他也就什么都不是了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“做事不能迷失本心,以至于忘记最初的目标,手段如何其实并不重要。”

——《永夜君王》

一座城市一个回忆

登临绝顶,方知天地之大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铁幕限制伯爵以上进入,其实很好理解。

比如千夜自己,若有一群蚂蚁从脚边路过,不管它们在搬食还是厮杀,都不会多看一眼,就连踩死一片,那也是它们恰好出现在自己的落脚点上,只能算是倒霉。可若有几只大虫子晃来晃去,甚至出现猫狗老鼠,惹得心烦,那可就不会再放任,而是会随手轰杀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前情已断,若有来生,当与你决一死战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从小到大的经历让白空照知道,惟有自己才最可靠,如果她突然浮起什么念头,那就是真的,其它严密的逻辑,丰富的理由全是假的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周统领低低地咒骂了一声,然后拔高了声音,喝道:“想用这么几句话让我投降?就凭你一个人?死了这条心吧!”

千夜冷冷道:“在黑暗种族面前卑躬屈膝,但是面对我却敢于一战?我不明白你的勇气从何而来,仅仅因为我也是人类,一个你们更加熟悉的同族吗?”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“辜负此时欢宴散,棠棣寂寂不同看。”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只有敌人滚热的鲜血才能浇熄他胸膛里燃烧的火!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羁绊就是这样一层一层产 生的,有些是他想要的,有些并非他的本心,有些是他的责任,有些却是他决定承担起来的。在不知道是否有明天的世界里,千夜越来越有种强烈感觉,想要靠自己建立起一处小小乐园,一片可以给身边人遮挡风雨的地方。

哪来那么多为什么?不能制定规则无非是不够强大。

——张伯谦《永夜君王》

总有那么一些人,哪怕是生命中最后的一段余晖,也比无数人正午的阳光都要耀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人族在这永夜世界的无尽黑暗之中踽踽而行万年,直到一千两百年前才看见一缕微光。先行者披荆斩棘,承继者薪火相传,筚路蓝缕至今,星星之火即将燎原。从来没有不需要牺牲的权利,也没有不需要流血的尊严。逝去的英烈被载入丰碑,

亲人或余悲戚,生者惟长歌当哭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千夜微笑,说:“这些都不重要。我绝对无法容忍有人要伤害你,就是想也不行!”

夜瞳轻叹一声,“笨蛋。”

千夜伸手,把她抱在怀里,说:“以前很笨,不过以后我会尽量让自己变得聪明。我会把一切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,只有这样,才能给你安静生活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这就是血脉,这就是天赋,黑暗之源就是如此的不公平,有一些存在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无比强大,注定要将芸芸众生踩在脚下。然而就是这样的不公平,让黑暗子民们深深敬畏,并且全心谋求它的眷顾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在永夜,血脉就是门第,力量就是阶层。帝国有所谓门当户对,永夜也同样如此。

腾蛇不与森蟒共游,天鹰不与燕雀同飞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那一年,新任皇子侍讲略带清冷的声音犹在耳边:何谓君王?生守国土,死殉社稷耳。

一载教导,一生圭臬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千夜忽然感觉胸口堵得厉害,身体也在一点一点的发冷,心莫名的慌张。就象做错了事的孩子,行将面对长辈。或许在大人们看来那只是小事,可在孩子的心中,这就是能让世界崩塌的大事。

——《永夜君王》

不要总把别人的事情那么放在心上自己的事情却只一个人承担。朋友,就是拿来用的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浮空艇下方的世界,依然是一片不见天光的灰暗。就象此时千夜的心情,他已经不能选择黎明,但也不想堕落永夜,惟有在永夜与黎明间的灰色中栖息匍匐,等待命运的宣判。

——《永夜君王》

我有万千世界想和你分享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人族每每到了绝境,总能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,千年以来,更是不知有多少先烈以燃烧自己的方式与敌偕亡,这才在黑暗领地中硬生生耕耘出一方养育人族的水土。可以说,大秦现今每一寸山河国土,都是他们用血肉铸就。

现在,赵君度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。

赵君度年轻英俊,身家背景无可挑剔,自身又是惊才绝艳,踏平神将天关只是等闲,哪怕如张伯谦一样英年晋入天王至境,也不是虚妄。

这样的年轻人,有着如此灿烂前途,于此关键一役,却从未想过自己逃走,而是自始而终,血战到底。更于最后时刻燃烧生命,从容赴死,以一代永夜最杰出的年轻天才作为自己墓碑上的点缀装饰。

只是,灿烂前程,哪是那么容易放得下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他本可以在星穹之上俯视众生,却宁愿落于泥地中燃烧成灰。为了那些蝼蚁般的的生命。我不能理解。”“我们只尊敬强者,他却只认同同类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就像一个绝望的人挥刀自残,最疼的是持刀的手,还是被刺穿的心?

——江南烟雨《永夜君王》

我宋子宁自幼身入黄泉,长大从军,一路走来,所过之处皆是战场。此许名声,全是靠着敌人的尸骨而来,所以谁要是以为我宋子宁不会杀人那可就错了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这一下,就连宋子宁也不淡定了,惊道:“你疯了不成,这会影响今后根基的!”

然而赵君度淡然回道:“天王太远,敌人却近!”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张伯谦环顾四周,再是一声叹息,道了声“如此山河”,就踏空而起,倏忽远扬。

如此山河,可值得为之碧血洒长空?若是不值,为何有那么多人前赴后继?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拿惯了,占惯了,见利亡命之人从来不少。”宋子宁低头看了看双手,突然嗤笑一声,“我倒不怕沾血亲的血,但是有人怕,怕得不得了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而明天......明天在这里是一个太过奢侈的词,没有人会去想明天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赵君度哈哈一声,道:“有我赵君度在,哪能让弟弟妹妹们在阵上拼命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人皇一击,众生俯首,深红之缚,天网之束,皇者所向,无人能逃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对大多数普通人,无论市民还是战士,争位之战看得多了,或者至少听说过很多。这是上等人的战争,是王公贵胄的争夺,无论谁赢谁输,和他们都没多少关系。该交的税一分不会少,该负的责都在那里,惟有发财,那是没影的事。

每每争位之乱后,新王登基,初期还会装模作样的大赦一下,减减税赋,清理贪官污吏。过不了多久,就会恢复到以前,甚至收的税还要更多:前面减掉的税,总要想办法再拿回来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千年帝国屹立至今之道,这个庞然大物负重前行之路注定曲折、坎坷、跌撞,当先祖在黑暗中起步时,谁也不知道正确的路究竟在何方,况且人心即使向背一同,仍有千差万别。惟如这般自错自纠,自省自正,坚守初心,才能凝聚亿万人族,开辟和守护一方黎明之土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“总会有人的。”宋子宁语声低沉,“帝国千年以降,世族兴衰就像日升日落般寻常。有支系被连根拔起,保住主干重抽新芽,也有斩断主干,旁系深埋土壤,寻隙再现生机。”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战争最白热化的时候,所有规则都已崩塌。上位者退的只是一步,下位者承担的就是绝望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阳光正好,可是谁又能听见世界在哭泣?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“领袖应该是什么样子?”

“制定规则,维护规则,做出选择。”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顿了一顿,张伯谦又道:“然则为人族尽力,无须身在帝国。我也不希望你象熙棠那样,事事想着大局,全然忘了自己。熙棠这样的人,有一个就够了。”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在中立之地,到处充斥着一夜暴富的传说,至于传说真假根本无人关心。在这朝不保夕的世界,永远都不缺乏愿意搏命冒险的人,反正早晚都是一死,为何不试一试?说不定好运就砸在自家头上了。

——《永夜君王》

“他们还小,等他们长大了,就会明白,即成天王,哪里敢死?”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从来没有不需要牺牲的权利,也没有不需要流血的尊严。逝去的英烈被记入丰碑,亲人或余悲戚,生者惟长歌当哭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身为强者,若不能庇护自己的族人后裔,又有何用?

——哈布斯《永夜君王》

蒂格心中暗叹,人族每每到了绝境,总能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,千年以来,更是不知有多少先烈以燃烧自己的方式与敌偕亡,这才在黑暗领地中硬生生耕耘出一方养育人族的水土。可以说,大秦现今每一寸山河国土,都是他们用血肉铸就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“呆在囚笼里,我们所能看到的天就那么大,其实囚笼之外还有极广阔的世界。这就是历代那些站在世界巅峰的强者,宁可冒着陨落风险,也要探索虚空的原因吧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最后一句话很沉重,千夜却没有放在心上。他已经学会了不去为不可控制的事情烦恼。

不管机会有多少渺茫,只要存在,千夜就会全心全意地去争取。如果没有这份韧性和专注,在垃圾场中,年少且受过重伤的他早就化为泥土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给朋友送来一捧回忆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恨天不容情,葬心于此 人力有时而穷,徒呼奈何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我本以为血族都是追求荣誉和信仰的真正贵族,没想到也有贪生怕死之辈!你们看看,看看对面,看看那个人族,你们还好意思自居上等种族吗?”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这就是属于战争年代的世界,每次离别都可能是永远,而心有牵挂实则是一种奢侈品,因为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时候都无能为力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太祖当年筹谋‘载曜之始’,自斩腾蛇双翼,负重曜轮,从此姬氏图腾缺失,帝血代代受压制。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?为了人族?难道结果就是强者保不住自己的血脉和传承,人性总是善忘而贪婪,没有人会记得最初的牺牲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怎么会这样让我这样做的原因只有一个,那就是语晴。

——黑翼君王安度亚《永夜君王》

未来只是一种可能性,而当前则是实现了无数个可能性中的一个。说到底,所有生物都渴望窥伺天机,难道就是为了认命吗?还不是为了逆天改命。

而既然改了命,那么曾经看到的未来还是不是未来?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我大秦姬氏负黎明气运,起事于洛水之畔,自太祖始,世系三十三支,传承至今还余一十七支,先人碧血浇灌这片土地,在此开花结果,繁衍传承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定玄王忍着原力焚身之痛,努力睁开双眼,看着千夜,艰难地道:“告诉我的后人,我定玄这一生,小节有愧,但大节......无亏......”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永夜之终,黎明方始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骆冰峰怔了怔,忽然大笑,“天王之路只在脚下,何尝听说能够假手外人”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他容得下帝国,帝国却容不下他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我宋子宁就是要照顾兄弟,你等能奈我何

——宋子宁《永夜君王》

今日之战事关人族生死存亡,我定玄不才,今日愿为前驱!反正黄泉路上自有陪伴,不惧寂寞。再来!”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我生而为人。当年义父将我从垃圾场带出,养我育我,为我指明前程;有父兄姐弟,护我翼我,历生死而不悔。有这些情在,我才会在和帝国打交道中时时忍让。为的不是帝国,而是人族,更是为人族中那些我在乎的人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刚才你也看到了,就算这个世界是只剩下最后两个圣族,也会是我和夜瞳。就算整个世界全部是燃烧的黎明原力,我也能护她生存,直到我走到生命尽头。”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我们都是为大道而生,只是奈何各占一边,没有选择。

——烟雨江南《永夜君王》

烟雨江南小说《永夜君王》在线阅读

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

经典语录大全

栏目导航

亚洲城娱乐_ca88亚洲城娱乐|亚洲城官网  经典语录